Unbending Notes

起诉张明(“秦尘”)及Bokee案始未(6)行政求助失败换来更多人身攻击

sz1961sy 发表于 2006/8/20 22:25:00 阅读全文() | 回复(5) | 引用通告() | 编辑

       [秦尘笔下的庭审及判决预测]
        法庭和解是法官出面让各方对案由的判决前最后协调机会,本案现在已经失去和解处理机会,相信参加庭审的人都明白本人代理律师的心情。用张明(“秦尘”)写给《扬州晚报》的邮件描述是:

        整个庭审现场,气氛并不紧张,虽然和沈阳的代理律师的对抗谈不上唇枪舌剑,至少他答辩的时候,我很容易抓住他的一些问题。因为我知道,很多事情,他不知道。譬如说,审判长问,原告有没有收到被告的道歉电子邮件?开始的时候,他支支吾吾的,但是审判长说,“你只要说是或者不是?”他只好回答:“不是”。但这就给我机会了,我很直接地说:“你没有看到邮件,并不代表沈阳没有看到邮件。”事实上,沈阳已经多次公开表示收到我的邮件了。于我而言,其实这个案子并不复杂,因为我已经多次道歉,表示了应有的负责任的态度。起诉状里,原告方出了一个疏忽,《扒沈阳的皮》不是我写的,所以原告方只有一步步地后退,直至承认不是我写的,我趁机反驳对方律师说,“连事实都没有核查清楚,就向法院起诉我,你这个律师怎么当的?”对方的第二个重要漏洞在于,刚开庭时,原告代理人称沈阳是自由撰稿人,事实上,沈阳是千龙网博客副主编。这样一来,开庭没有几分钟,我就对原告提出疑义。
       ... ...
       休庭,我很意外。法院也没有宣布下一次开庭的时间,或者判决的时间。也许这个案子会无限期地拖下去吧,因为对方很坚定地说,不愿意调解。当然,我的重心也将回到扬州,积极准备在扬州对沈阳的起诉。    秦尘(http://221.229.124.181/site2/paper_new//html/2006-08/19/content_825168.htm )

         [行政求助(救济)记录]
         本文再介绍一下此案起诉前、公证前的一个本人仁至义尽行政求助(救济)记录:
        2005年1月15日2时06/15/22分,本人分别给下列三个单位写了一封内容相同邮件,这三个单位分别是:
        * 扬州大学纪委(大学网上公布邮箱为:jiwei@yzu.edu.cn
        * 扬州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大学网上公布邮箱为:fzxy@yzu.edu.cn
        * 扬州大学党委宣传部 张继华同志(大学网上公布邮箱为:jhzhang@yzu.edu.cn

        邮件其中包括介绍本人身份、本人与张明(“秦尘”)的网上冲突问题已经到了即将进入司法救济的临界点。内容为(稍有删节):

         附件为出自贵校学生张明之笔一些文章及本人著作介绍,附后一文本人己经委托本人代理律师于国富律师起草律师函,因为张明同学己从2005年下半年开始不止一文对本人及太太进行人身攻击,作为本人,只好准备用司法程序与他处理这样的问题。
        由于本人2001年1月-2005年3月在千龙新闻网工作,2005年3-11月在北京市医院照顾患病住院母亲(她与我父亲都是50年代毕业、大学兽医专业讲师),因此无法上班,近期将到一个单位筹建一个网站,工作比较忙,无法应付张明同学这样的网络恶意中伤。
         考虑到起诉后本人必然通知媒体披露消息,张明同学的“扬州大学社会发展学院”身份必然出现在报道稿中,特此先向大学党委宣传部通知一声。
          这是本人迫于无法之策。

          沈阳 先生 (网名sz1961sy) 敬上
          《中国域名经济》丛书编委 
           中国版权协会个人会员
          《中国域名经济(2002-2003年版)》    主编
          《中国通用网址大全(2004-2005年版)》总监
          网址:http://w.org.cn
          邮箱/电话/传真/手机/MSN/ QQ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

          附文:《透视兽医网虫(总论):沈阳,为什么大家都讨厌你呢》

          您的位置: 博客网 -> 专栏文章 -> IT -> 博客知识
          透视兽医网虫(总论):沈阳,为什么大家都讨厌你呢
          作者: 秦尘 | 2006年01月14日19时27分 |   
        【内容提要】面对话语霸权,草根该作何选择?屈服、逃避,还是勇敢地捍卫自己的话语权,挑战话语霸权、挑战传统势力,勇敢地肩负起网络人的社会责任,即推动社会思考和启迪民智的重任?话语霸权,就是要遏制草根、遏杀网络弱势群体的话语权,压制草根的声音和限制他们的思考。互联网2.0时代的到来,带来了新的思维和理念,当然也会对传统势力和利益既得者产生冲击,在这个情况下,就不可避免带来网络黑暗势力的遏制与草根的反抗。 无论这种遏制和封杀有多厉害,草根都必须牢牢地把握住自己的话语权。我返回专栏,除了网友的热切期盼、和博客网的深厚感情、要支持博客网、博客专栏的工作,更重要的就是,我清醒地意识到,话语权恰如草根的生命。在艰难的环境下,草根必须坚忍不拔,努力思考,承担起网络人的社会责任,勇敢地肩负起推动中国互联网发展与维护草根话语权的重任。 
          编者案:

          面对话语霸权,草根该作何选择?屈服、逃避,还是勇敢地捍卫自己的话语权,挑战话语霸权、挑战传统势力,勇敢地肩负起网络人的社会责任,即推动社会思考和启迪民智的重任?话语霸权,就是要遏制草根、遏杀网络弱势群体的话语权,压制草根的声音和限制他们的思考。互联网2.0时代的到来,带来了新的思维和理念,当然也会对传统势力和利益既得者产生冲击,在这个情况下,就不可避免带来网络黑暗势力的遏制与草根的反抗。

          无论这种遏制和封杀有多厉害,草根都必须牢牢地把握住自己的话语权。我返回专栏,除了网友的热切期盼、和博客网的深厚感情、要支持博客网、博客专栏的工作,更重要的就是,我清醒地意识到,话语权恰如草根的生命。在艰难的环境下,草根必须坚忍不拔,努力思考,承担起网络人的社会责任,勇敢地肩负起推动中国互联网发展与维护草根话语权的重任。

          申明:

          1、本系列文章,言责自负,与博客网无关,秦尘作为一个博客,知道博客写作的规范,也会对自己的言行负责。

          2、提醒博客专栏编辑,若要删我文章,请联系我之后再删,有问题,随时可以联系:msn:qinchencn#hotmail.com e-mail:qinchencn#163.com  qq:181662977。

          3、文章皆属原创,欢迎各大网站转载,请保留原汁原味;

         沈阳,为什么大家都讨厌你呢

        ——透视兽医网虫之总论

        文/秦尘

        沈阳都已经四十四了,男人三十而立。沈阳这辈子不会有什么大出息了,和别人打交道,都是为了卖域名得几个小钱。大家都厌烦了这个东西,康国平都在TECHWEB论坛上要揍他。大家都很纳闷,为什么沈阳那么令人讨厌。因为沈阳首先没有完整的人格,其次,沈阳恰如某博客所讲,是个受虐狂、哈哈儿。据悉,沈阳曾经一度因为发表消极庸俗言论被博客中国给撤销了专栏作家资格,竟然还厚着脸皮电话给博客网,要求重新开通。我要是沈阳,恨不得从911那双子楼上跳下去。

        数一数当今IT巨头,马云、马化腾、陈天桥、丁磊、汪延、张朝阳;数一数当今博客领域风云人物,方兴东、胡之光、KESO、康国平、王吉鹏;再看看刘韧、张静君,他们都是30-40岁间的人物,要么拥有亿万财富,要么跺跺脚,中关村要晃三晃。再不济,刘韧好歹也有个DONEWS撑个门面、张静君的时代财富也能在广州搞个小天堂,王吉鹏刚刚搞个粉丝网。有谁象沈阳这样没出息,都44了,有谁象沈阳这样没出息,娶个比自己小14岁的女人,整天在网上歪歪唧唧的。

        圈内人都知道,沈阳这个东西最惹人烦,为什么?因为他是没有完整人格的人,一副软骨头,欺软怕硬,乱叫唤。康国平都在TECHWEB论坛上直接说出要揍他了,真不知羞耻的沈阳。我要是沈阳,我早就把电脑摔了,把老婆休了,买个西瓜皮埋厕所去。

        沈阳还是个受虐狂,这事《关于博客病态人格成因分析二:扒沈阳的皮》里分析得清清楚楚,沈阳好像很受用,真是不知道廉耻的东西。不要脸的东西,以为我是他的忠实读者,切。我只不过昨天要把这副贱骨头让大家看清楚,才挑了几处明显的谬误让大家看清沈阳的真面目。别人骂你了,还很受用的样子,我是你的忠实读者,我呸。

        现在互联网信息爆炸,垃圾信息越来越多,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沈阳这种垃圾信息制造者。我是你的忠实读者,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那副贱骨头。

        沈阳,你为什么让大家觉得讨厌?因为你很恶心,什么事你都要插一杠子,插对了还好,问题是你沈阳老是煽风点火。周永德那厮、刘韧那家伙,什么事没你沈阳的份。所以现在才有了沈阳过街,人人喊打的状况。

        TECHWEB论坛上在群体抵制郑渊洁,大家没空理你,还说太太帮女性话语权多一点好。别忘了,你是个男人。都没个人格,更不是男人了。

        又在继续翻逻辑错误了,继续象孔乙己一样,肮脏的手一翻,数着几个铜板,叫唤着“以往去浏览“博客网”首页、专栏的习惯己在改变,印证了“只有闲人才会无聊看(写)博客”之观点。”,呵呵,有种你别“迫”使你那小你14岁的女人到博客网开专栏,有种你别到博客网来,别再在博客网专栏制造垃圾信息,传播“禽流感”。

        补充记录沈阳的罪恶,继续揭露这个家伙的丑陋面貌

        一、沈阳曾经一度因为发表消极庸俗言论被博客中国给撤销了专栏作家的资格,后来竟然还厚着脸皮电话乞求博客中国开通。

        二、沈阳是个极度功利的人。德国世界博客大奖赛上,沈阳老早就把自己推荐上去,可惜人家没选他。脸皮真够厚的。这一次很多著名博客,连我这样的小虫子都不屑参加的新浪中国博客大赛,沈阳没能参加,当然没得到奖,就说人家新浪中国博客大赛有黑幕,一副功利的嘴脸,难看死了。

        三、今年五月,中国博客研究中心成立,沈阳又是发简历、又是亮资格(老网虫,参加过千龙网组织的博客研讨会),还暗示自己跟方兴东是关系不错的朋友。人家考虑到沈阳都四十多岁不容易,也算是个网友吧,几次三番的请求,就给个面子。既然人家赏你个资格,你就好好干活,可是他呢,不仅占了位置不干活,还几次三番地攻击中国博客研究中心,你看看,这种人。

        四、禽流感证实牲口的病在理论上完全可以传染到人的身上,沈阳长期从事兽医,谁知道是不是因为自我保护不力,而感染上疯牛、疯猪之类的病毒了呢?人之初性本善,人之有兽行、兽性,大多出于外因。沈阳亦然,此人深度可悲。

        综述一下,沈阳的特点是:功利性极强、心胸十分狭隘、没有完整的人格,制造垃圾没有价值,最后就是可悲。

        沈阳,早点回家抱女人吧,娶个小自己14岁的女人,真能啊。

        【本文网址】http://column.bokee.com/114208.html
 
        此文发表在另一处网址:
        http://forum.techweb.com.cn/index.php?showtopic=8133&st=0&p=51343&#entry51343 

        下面是二份自动回函抓图。

        1、扬州大学党委宣传部 张继华同志回函(自动)


        2、扬州大学纪委回函(自动)

 

        2005年1月15日12时15分,本人分别再给扬州大学纪委、扬州大学党委宣传部 张继华同志发去张明(“秦尘”)的网上文章:

        您的位置: 博客网 -> 专栏文章 -> IT -> 博客知识
        透视兽医网虫(一):扒沈阳的皮
        作者: 秦尘 | 2006年01月15日11时31分 |   
       【内容提要】中午去粉丝网,碰到一位同事说起沈阳的事情。他说:圈里人都知道丫都臭了。我深深赞同。沈阳是个著名的典型的受虐狂,你越骂他他越幸福,幸福的一塌糊涂。在N年前的it业界论坛内有两大受虐狂远近闻名,一个是徐远光,一个是沈阳。徐远光是伪装受虐,而沈阳是自甘受虐。于是这俩鸟人,臭名远扬。臭归臭,但在研究者的眼里,臭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丫哈哈儿”就是一贯是损人不利己么,找个机会就煽风点火。 
        题记:

        综观网络里,对沈阳的看法,我想这篇谈病态人格的《扒沈阳的皮》,可能是分析得最好的一篇。这一篇文章,大家可以熟悉沈阳到底是怎样的一种人。也让大家看看,是不是仅仅我秦尘一个人对他沈阳有意见。

        这样一个在网络混了这么久的兽医网虫,如此激起网络里的公愤,被称为“人见人骂的过街ID”,实在可悲。沈阳44岁,却一直在打压、遏制一个年轻的小博客。2006年,我即将22岁,沈阳45岁了吧,大了一圈,这种打压草根、打压年轻人的行为,久足以反映了他的狭隘的心态,也许,沈阳根本就不适合在互联网发展。45岁,在有些企业是退休,做“值班室老头”的年龄了。

        沈阳说要告我,呵呵,告吧。要告我的学校、博客网,呵呵,告吧,我等着你的传票。有本事,使出浑身招数出来,找你的狐朋狗党将这件事见报纸、见媒体。让公众看看,一个45岁的老网虫攻击、诽谤一个年轻的博客的丑行,让大家看看,一个在互联网混了那么多年,没出息的老东西。

        我再强调一下,博客专栏编辑请不要随便删我的文章,请按照博客专栏协议办事。

        关于博客病态人格成因分析二:扒沈阳的皮:http://column.bokee.com/107624.html

        扒沈阳的皮

        沈阳老早就是个人见人骂的过街ID了。在当年新浪IT业界论坛的十大恶人评选里面,十分光彩的获得了“哈哈儿”,荣登十大恶人排行榜。当年的选票中,有没有我这一票,记不得了。光记着狂马的帖子一上来,就博得老榕、猛小蛇、王小山、it99这些鸟人的一片臭脚声了。别人登了这个榜,还有点羞羞答答。沈阳登了这个榜,美的好像见到金元宝。于是脑门子上顶着狂马赏赐的这个标签,四处招摇撞骗。笑里藏刀哈哈儿是个昧良心的主儿,四处挑拨离间煽风点火。古龙在小说里面塑造了这个的家伙,没想到成为今天进行人格障碍的工具。

        我在《肖容:论博客世界病态人格的虚拟呈现》这个文中对这种不自知的病态人格进行了分析。当然,没有点名啦(我总觉的直接点名的方式不太雅观,除非是遇到实在看不下去情况)。没想到,这让沈阳同志十分不爽,并直接导致蒋大妹子的误会。这是我的失误,我深深以此自责。

        沈阳在内心深处是渴望被点点名的。点的越多,心理越舒服。无论点的手法如何。cnnic的毛太爷,深知此中三昧,就经常点点沈阳的大名。沈阳总是浑身愉悦的为毛太爷端茶送水,一脸的阳光。cnnic搞十大网站排行榜的那几年,我跟毛伟打过交道,那时候沈阳还不知毛太爷和互联网为何物。后来沈阳去了千龙网站,混的也不太爽利,四十多的一个老爷们,被人视为loser啊,这什么滋味啊。不过孤身一人流落北京街头,好歹有了些it 经验,遂被毛伟收留。毛伟是否嗜好“点名”呢?这可说不好。但看沈阳的舒服样,可知毛伟手段。

        沈阳蹦出来,头一个揭发我是XXX的“员工”。并对《肖容:闯江湖的潜规则与做人的良心》文中的一句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感觉到有“威胁”的语气。真是可谓是嗅觉细胞灵敏啊。这话原本是引用于祝志军的文章,同样的话,祝志军说了就没有问题,我说了就让沈阳顿时感到“威胁”。这是一种什么阴暗心理呢?挑拨离间,扩大事态,大概这个解释总没有错误吧。如果不是,那就真可谓是嗅觉细胞灵敏啦。所以,忍不住敬仰一下他的鼻子。

        今年五月,有人以博客网名义成立了一个博客研究中心,他们来问我是否感兴趣加入。当时我正博客的如火朝天,于是就义不容辞的当了研究中心的义工。上任头一件事情就是招募成员,扩大研究队伍。后来借博客网融资到位的声势,小小宣传了一下,访问量就增加了不少。沈阳这鸟人一直想打入博客网,苦于没有机会,看见博客研究中心招募启示后,以为发大财的机会来了,于是就积极要求加盟。我深知他的禀性,于是拒绝。于是沈阳又发简历、又亮资格(老网虫,参加过千龙网组织的博客研讨会),还暗示自己跟方兴东是关系不错的朋友。我想,人四十多岁不容易,也算是网友么,几次三番这么来求,诚意很高了,就给个面子吧。

        不料没几天,出事了。沈阳问我是谁,我给他看了我的博客。沈阳就问:你跟方兴东博客网什么关系?我想这是我的私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呢?于是没答理,只说这里都是义工。结果,沈阳发现在这里一分钱弄不到,气哼哼的拂袖而去。后来研究中心推出了一个《博客大事记》,据说他曾经为此付出过一点努力没有体现出来,于是就撰文痛骂。。。。其实那都是网上资料,不属于任何人。所以也不声明版权,谁喜欢谁就拿去,当成自己的修修改改也无所谓。你修改的好了,我还可以学习一下么。。但没想到这惹怒了这位笑里藏刀哈哈儿。这就成见加深了不是?

        我想,话说到这个地步,就算了。互相揭老底,没意思。我要说的是,当时拒绝你加入博客研究中心的人是我,接受你加入的也是我。你发给我的简历,还留在我的硬盘上,你自我标榜的那些文字,还留在MSN记录内。如果你觉得需要我出示一下证据的话,我不会拒绝的。当然,我这里先打招呼,充分尊重你的个人意见。MSN记录你哪里也有,你觉得我哪里歪曲了你,也不妨拿出来。

        不过,我已经将研究中心的管理权限还给人家拉。现在,我只代表我自己。沈阳你心理有阴影,就冲我来吧,我擅长心理分析,可以给你按摩一下你低落的情绪。你自己想混入博客网不成,反认定我在里面给你作梗,继而挑逗周扒皮和蒋大妹子出来骂我,这可就太不厚道鸟。

        中午去粉丝网,碰到一位同事说起沈阳的事情。他说:圈里人都知道丫都臭了。我深深赞同。沈阳是个著名的典型的受虐狂,你越骂他他越幸福,幸福的一塌糊涂。在N年前的it业界论坛内有两大受虐狂远近闻名,一个是徐远光,一个是沈阳。徐远光是伪装受虐,而沈阳是自甘受虐。于是这俩鸟人,臭名远扬。臭归臭,但在研究者的眼里,臭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丫哈哈儿”就是一贯是损人不利己么,找个机会就煽风点火。比如今年在中文网志大会上,不顾发言人的主题,冷把话题给人往难堪里面挑,我在场都看见了,人家自重身份,不跟你计较,你还看不出个死活眼,还美滋滋以为自己很2.0呢。自己回来大书特书,把自己打扮成会议成功的重要因素。北京网友的脸都让你丢到上海去了。。当然,沈阳有时候也会干点损人利已的事情,比如现在跟周扒皮一起搞,并拉上蒋大妹子,美其名曰“研究”。将来会不会将这二人作为自己的研究的对象呢?这可说不好。

        如果我不在这里给予他免费心理分析的待遇,这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一定会认为我看不起他。这样他因loser的自卑心理而加倍的自虐,并进入一种虚幻的空间,进而精神分裂。这是危险的事情。

        如果我给予了心理分析呢,也有风险。沈阳肯定幸福的睡不着了,这会给他激发很多灵感,我将在不同的博客上,看见沈阳对我不遗余力的揭发、批判、攻击、研究。。这样会从屏幕背后获得一种异样的成就感。我说一句话,沈阳可能记忆一辈子,我今天洋洋洒洒的写了这样一个文章,估计他兴奋的连下地狱轮回10次的心都有了。

        这不是硬把自己跟病态博客相提并论了么?康国平说,丫就欠揍。。。
        业海茫茫,如何揍的过来呢?我就舍身饲虎拯救丫吧。

        透视兽医网虫(总论):沈阳,为什么大家都讨厌你呢(见上)

       【本文网址】http://column.bokee.com/114283.html

        同时,本人通过MSN/Mail给Bokee公司方兴东董事长提出投诉函(均有记录),方兴东亲自删除了2文,并交代专栏编辑古川留意事态发展,而Bokee公司挨骂的记录便出来了

        您的位置: 博客网 -> 专栏文章 -> IT -> 博客知识
        投诉函:致博客网及方兴东先生
        作者: 秦尘 | 2006年01月15日17时18分 |   
       【内容提要】四、针对博客专栏作者沈阳对我的攻击、诽谤,因此我请求博客网: 1、全面删除沈阳诽谤、攻击我的文章; 2、我请求博客网再一次审核沈阳的专栏资格,并在博客网、博客专栏等媒体通报审核结果; 3、我要求博客网就三次单方面删除秦尘的文章,作出解释,给我一个公道和交待; 4、我要求删除我文章的专栏编辑,公开道歉; 5、我要求博客网就专栏作者沈阳在互联网暴露我的隐私,作出解释。  
        投   诉   函

        尊敬的博客网、博客专栏,编辑:

         近日,博客专栏作者沈阳,连续利用博客专栏这个平台,对本人进行人身攻击、进行诽谤,同时将一些政治事件扣向本人的头上,对此我表示震惊、抗议、愤怒,和害怕。
 
         我是一个学生,我还是一个共青团员,受党和政府的教育多年,也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我努力学习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思想,我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人民。我虽然没有作出杰出的贡献,但我是一个遵纪守法,有理想,有抱负的新时代青年。接触互联网之后,我更加地感受到社会的进步和时代的进步。我对我们国家现在建设和谐社会战略表示支持。
 
         对于沈阳这样将文革、“两个凡是”等我国特殊时期的历史事件和政治压力扣向一个年轻的学生身上的行为,我非常愤怒和害怕。我请求博客网保护我,还我清白。

        一、沈阳从2005年6月份就开始攻击、诽谤我,对此我表示强烈的抗议。(略内容)
        二、沈阳在2006年1月7日到2006年1月15日期间的文章,连续对我进行攻击,诽谤,我表示抗议。(略内容)
        三、下列IP地址,在我的文章后面肆意攻击,对此,我要求博客网进行调查:(略内容)
        四、针对博客专栏作者沈阳对我的攻击、诽谤,因此我请求博客网:
        1、全面删除沈阳诽谤、攻击我的文章;
        2、我请求博客网再一次审核沈阳的专栏资格,并在博客网、博客专栏等媒体通报审核结果;
        3、我要求博客网就三次单方面删除秦尘的文章,作出解释,给我一个公道和交待;
        4、我要求删除我文章的专栏编辑,公开道歉;
        5、我要求博客网就专栏作者沈阳在互联网暴露我的隐私,作出解释。
       
                                         博客公社用户、专栏作者:秦尘

                                                                        2006年1月15日

         大家留意一下8月18日“博客告博客案”庭审时张明(“秦尘”)讲到:
        * 关于沈阳—秦尘事件,我在2006年1月15日先后向博客网投诉并提出和解,主动结束口水战。我是被动发表文章的,而且沈阳所诉本案中涉及的文章,现都已被博客网删除,我早就已经停止侵权,其他网站转载,是我无法控制的。
        * 我提交的证据是,2006年1月15日我向博客网的投诉函,证明当时我已经主动就此事寻求解决办法,我对我的过激言词已经表示了解决诚意,且投诉函中包含了沈阳对我的攻击文章信息,请求博客网删除。

        其实,当天张明(“秦尘”)从2006年1月15日11时31分发出《透视兽医网虫(一):扒沈阳的皮》到 2006年1月15日17时18分发出《投诉函:致博客网及方兴东先生》,前后6小时,一篇是叫喊:
         “沈阳说要告我,呵呵,告吧。要告我的学校、博客网,呵呵,告吧,我等着你的传票。有本事,使出浑身招数出来,找你的狐朋狗党将这件事见报纸、见媒体。让公众看看,一个45岁的老网虫攻击、诽谤一个年轻的博客的丑行,让大家看看,一个在互联网混了那么多年,没出息的老东西。”
        另一篇是声讨Bokee网(此处不再引述Bokee网回应),似乎没有什么“已经表示了解决诚意”东西。

        [未见证的攻击文稿]
        其实以上未见证的攻击文稿从百度快照仍然可以找到,这里再把它们出现时间重现,只是告诉关注此案形成原因的公众,本人是完全依据张明(“秦尘”)2006年1月15日11时31分发出《透视兽医网虫(一):扒沈阳的皮》一文要求(“沈阳说要告我,呵呵,告吧。要告我的学校、博客网,呵呵,告吧,我等着你的传票。”),在向他所在学校邮件发出(还打过电话无人接听)、企求行政救济处理事端四天之后,临近春节的1月19日才被迫拿起法律武器作最后一个层次寻求司法救济处理事端的。
        在3月1日本案受理公示前,张明(“秦尘”)在法庭陈述的“我提交的证据是,2006年1月15日我向博客网的投诉函,证明当时我已经主动就此事寻求解决办法,我对我的过激言词已经表示了解决诚意”根本是自己在编造事实真相,争取公众与法官同情。
       
        附:公证时间证据


        
        1、公证书正面

 2、公证书侧面(厚度达131页)


        3、公证书第一工作记录页


        4、公证书第二工作记录页

        法律是讲事实的,本人不出庭去反驳张明(“秦尘”)在法庭陈述的、被媒体描绘为“单口相声”,而由二位专业、热心律师(我仅仅与姚律师见面20分钟,之前3位律师连与他们开一次会讨论此案都没有过!)去陈述事实,一是他们的专业水准足以去向法官、陪审员陈述案情; 二是本人这次回避媒体采访,让张明(“秦尘”)在媒体采访方面尽情表达,让他心里平衡些,免得又指责媒体偏袒原告; 三是本人上法庭再把这些未公证材料公示,想来会出现媒体记者期盼的新闻效果,但是其结果是张明(“秦尘”)会更加难下台,这是作为一个45岁中年人给一个22岁“三门生”留点机会,并不是什么恐怕之事(从1月19日汇款请律师公证至今,本人连再见律师时间都仅仅20分钟)。

         这个与张明(“秦尘”)在《透视兽医网虫(一):扒沈阳的皮》一文要求“沈阳说要告我,呵呵,告吧。要告我的学校、博客网,呵呵,告吧,我等着你的传票。”之后本人便先告知张明所在学校(Bokee网更是找董事长协调),未有回应才准备诉讼,做到满足张明(“秦尘”)要求,又先礼后兵,这是给足面子。大家认为对否?

          关于“博客告博客案”的另一个细节环节说明,本文便介绍这么多。感谢您的浏览。

         沈阳(网名:sz1961sy  bj1961sy)
         2006年8月20日  22时22分  写于北京家中

Re:起诉张明(“秦尘”)及Bokee案始未(6)行政求助失败换来更多人身攻击

sz1961sy发表评论于2006/11/9 15:13:00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以下引用qq(游客)在2006-11-8 12:03:00发表的评论:

就算你的官司打赢了又怎么样!一个让老婆去做工,自已专门在家上网的寄生虫,丢尽中国男人的脸面!

俺能代表中国男人,确很荣幸!哈哈

Re:起诉张明(“秦尘”)及Bokee案始未(6)行政求助失败换来更多人身攻击

qq(游客)发表评论于2006/11/8 12:03:00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就算你的官司打赢了又怎么样!一个让老婆去做工,自已专门在家上网的寄生虫,丢尽中国男人的脸面!

Re:起诉张明(“秦尘”)及Bokee案始未(6)行政求助失败换来更多人身攻击

_(游客)发表评论于2006/10/23 9:36:00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沈阳,你是一个失败的男人!你连改正的机会都没有了.

Re:起诉张明(“秦尘”)及Bokee案始未(6)行政求助失败换来更多人身攻击

徐远光(游客)发表评论于2006/9/11 21:33:00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兄台所言极是

Re:起诉张明(“秦尘”)及Bokee案始未(6)行政求助失败换来更多人身攻击

你丫垃圾(游客)发表评论于2006/8/21 4:33:00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垃圾一个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标题:
  收藏此页到365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