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bending Notes

胡媛《法律与生活》--老博客:我为何状告小博客

sz1961sy 发表于 2006/4/20 16:26:00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新闻中心 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法律与生活专题 > 正文

老博客:我为何状告小博客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4月20日14:13 《法律与生活》杂志

  本刊记者/胡媛

  “博客”热的背后,潜伏着一只商业利益驱动的“手”,是经济利益诱惑下的产物。作为新生事物,博客技术、理念先于法律而行,也就必然会埋下种种隐患。

  当事人简介:

        45岁的“老博客”沈阳是广东中山市人。他的个人网站披露了这样的个人信息,沈阳于1981年兽医专业毕业后参加工作,曾接受过系统的畜牧兽医、中外比较文化、中外比较法律、港澳经济、市场营销等专业教育。当过临床兽医近7年,在镇、县两级政府机关工作4年,在国企外贸从事进出口业务7年,2001年起在北京千龙新闻网工作。

  早在1995年10月,沈阳就开始上网冲浪;1997年学习建网站;曾在近20个中文IT论坛担任过版主;2000年被《博库》网评为“十大版主”之一;入选《互联网周刊》“108大虾”;2001年千龙新闻网优秀版主;喜欢论坛灌水并声称“我是网虫我怕谁”,乐写博客随笔,放言“我是博客我怕谁”;是一位不懂拼音与输入法用手写板一字一字写文帖、三年写了699篇Blog约295.5万字博客文帖的网虫。

  就是这位网虫,在中国第一次向新浪、雅虎、博客等几大商业门户网站宣战,要求网站“使用他人文章要署作者姓名”。

  2000年至2001年底的两年时间里,沈阳分别起诉各大中文门户网站盗稿,因而得罪同业不知多少。

  2001年,沈阳组织网络作者成立国内第一个公益互助的“反盗稿沙龙”。因为这样的“清道夫”行为,沈阳于2003年1月成为中国版权协会(CSC)个人会员。

  原来“老博客”已经“身经百战”,这次告“秦尘”用博客骂人是他网络诉讼的“一个小插曲”。

  接受记者采访时,沈阳表示:“目前我只是将以前的网络诉讼经验拿出来应对‘秦尘’,我害怕会有无数个这样的‘秦尘’出来。”

  发现自己在博客上被人指名道姓地多次“辱骂”,而该博客的托管网站博客网也未及时删除这些“侮辱人格”的文章,博客网专栏作者、45岁的“老博客”沈阳(真名)因为不堪连续数月言词过激的发帖指责,以侵犯其名誉权为由,将发帖者、22岁的“小博客”扬州大学在校学生秦尘(网名)和北京博客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一并告上法庭。

  2006年3月3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受理了此案。该案被称为我国首例“博客告博客”案件。

  2006年3月11日,沈阳接受了本刊记者的采访。

  告他是因为“忍无可忍”

  据沈阳回忆,第一次接触博客“秦尘”是在2005年7月。从那时候开始,秦尘在QQ、MSN上骂所有人是“网络汉奸”。看到这种说法,沈阳十分生气,“于是在网上开始质疑他”。

  在沈阳看来,“网络汉奸”是一个政治概念,在我们这个时代,博客没有权利说别人是网络汉奸。

  2005年11月,沈阳的愤怒达到顶峰。他在浏览网页时,发现“秦尘”在其博客专栏中发表了很多“贬低”他人格的文章,如《秦尘:沈阳式路演该停停吧!!!——大过年的,沈阳发什么疯》、《敬告沈阳妻子Francy王昱人:管好你丈夫的嘴》、《透视兽医网虫(总论):沈阳,为什么大家都讨厌你呢》、《透视兽医网虫(一):扒沈阳的皮》等。

  “这些文章成为博客网的首推文章,被数十个网站转载,广为流传。”据沈阳介绍,在这些文章中,“秦尘”使用了类似文字——“一个熟读《葵花宝典》、擅长自宫的兽医”、“沈阳也该早点进精神病院”、“有谁像沈阳这样没出息”、“沈阳除了博客痴呆症外,还有“狂犬病”、“我要是沈阳,我早就把电脑摔了,把老婆休了,买个西瓜皮埋厕所去”、“人见人骂的过街ID”等。

  “经过调查和确认,我发现‘秦尘’是扬州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历史系02级的学生。”沈阳称,“此前,我们没有任何往来和利害关系,但这些文章带有侮辱和诽谤性质,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活。”沈阳告诉记者,“秦尘”对他的辱骂到搜索引擎一搜,显示出了几十万个结果,这让沈阳感到自己的社会评价已经严重降低。

  据沈阳介绍,他在2005年底曾要求Bokee(博客网)删除相关帖子,但现在发现这些文章还未彻底清除。Bokee董事长兼CEO方兴东告诉记者:“我们删除过好多次,但如果对方一直重复发,我们也很难监督。”

  沈阳对本刊记者说:“从去年7月份以来,我看到‘秦尘’的一些言论后,就开始在网上写文章劝导他,并且和他的学校联系,希望学校能够教导他,没想到他听不进去不说,还把我的妻子、甚至我的祖宗八代都骂了。说我靠老婆养,是软骨头,还有很多难听的话,人都有最起码的尊严,我实在忍无可忍了。”

  沈阳咨询过5个律师,他们都表示“秦尘”的行为已构成对沈阳名誉权的侵犯。于是,沈阳决定起诉这位年轻人。2005年12月起,他开始搜集相关证据并进行了公证。

  沈阳还一并起诉了博客网。沈阳告诉记者,他和博客网负责人方兴东的私人关系不错,起诉博客网站是因为“博客网站对内容有监管的义务,博客提供商的监管问题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了”。

  希望本案推动BSP产业化

  此案被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受理的消息,引起了众多媒体的关注。有趣的是,在他的个人网站上,沈阳将媒体的报道分类后加以评论,还表达了自己对本案的态度。

  对媒体的各种观点,沈阳显然不能认同——

  从3月3日本案受理至今10多天,国内媒体关注本案的热点问题包括:

  1.炒作说:认为是为炒作自已名气。这个是事实也不是事实:媒体介入了,有人说“沈阳、秦尘、博客网”都是炒作一把。照此说法,下一个同类诉讼案还可以再炒作吧。因此有网友留言:希望骂我一顿,然后由本人告他一状,他借此成名。如果这个理论可以作为“博客成名”的“秘笈”用于实战,那才叫滥用诉讼。对吧?

  2.恶意说:从博客员工“肖容(ID)”的“邪恶说”,到“秦尘(ID)”的“剥皮说”,没有听到人说他们具有“恶意说”,本人依法行使公民合法权利保护自己,反倒成了恶意。因此,本人觉得没有必要做更多反驳。

  3.小题大作说:什么是“小题”?这是一些人认为博客社区充满“邪恶说”、“剥皮说”很正常,或者说一边想对网络文明布道、一边却纵容网络文明践踏的“双重标准”在推动中国BSP走向产业化。如果后者将成为一种“范本”,将是BSP走向产业化的“ADIS(艾滋病毒)”,后果不堪设想。

  在谈到他本人对本案的态度时,沈阳“高调”阐述了三个观点。

  关于“维护公民合法权益人人平等”,他认为“公民的合法权益不因虚拟空间而可以例外”。

  在说到“本案是一个特例却有代表性”的观点时,他谈到了自己的母亲:“ 两天前打电话给在广东老家的我妈妈问候,顺便讲了一下近10天来媒体报道自己案件的事。70岁的老妈是兽医师(退休在家),曾在汕头农学院实验室当负责人有相当长时间,自从1979年与我老爸调到汕头农学院工作之后,她是我家第一位会用“Apple-2”电脑的人……她听说我的案件还有CCTV要采访,讲了一句很让我兴奋的话:‘现在网上到处骂人,如果无人管,将来网络不好管,会很乱。’”

  他希望“本案推动中国BSP产业化”。在阐述这一观点时,他引用了一位网友在《屈辰晨:都是沈阳惹的“祸”》里的说法:“有人说是沈阳炒作,姑且信之,一个善于炒作的博客能引发一场国内对博客法律监管的反思,对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无疑是幸事。”

  案件被受理后,不少国内外热心网友、朋友、博友、老同事、媒体朋友、法律界朋友都关注本案的结局,也希望把一些对涉案三方可能造成的伤害降到最低。对此,沈阳表示——

  首先,本案仅仅是本人的第一份诉讼“秦尘”立案,也许第二份位于外省的诉讼“秦尘”立案很快就要受理而公开,这是本人在1月份办妥一系列公证文件已经准备的行动。

  其次,现在是进入诉讼程序,本案解决方式已经不是《博客公约》可以解决的问题。

  最后,怎么用对话、沟通在进入诉讼程序后去解决本案,不是简单“对对碰”。

  记者在网络上看到,对沈阳的这些言论,网民也有不少回应,褒贬不一。

  采访最后,沈阳告诉记者:“一宗小小民事诉讼案,引发了如此多媒体、公众、BSP关注,说明它的意义是非同寻常。2000~2001年本人组织‘反盗稿沙龙’,是本人个人对Web1.0时代版权的‘清道夫’行动。而2006年本人起诉‘秦尘’与Bokee网,是本人个人对Web2.0时代的信用机制的‘清道夫’行动。希望此小小民事诉讼案对公众融入Web2.0时代,尽快走向Web3.0的时代发挥‘催化剂’作用!”

  秦尘与博客网的反应

  据记者调查,“秦尘”的真实姓名叫张明,本刊记者拨通张明的电话号码后,电话那头传来声讯小姐的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不存在。”截止到发稿之日,电话仍是无法接通。

  在所有的报道之中,惟独上海《东方早报》的一名记者联系过张明本人。

  据《东方早报》记者介绍,张明在发给他的电子邮件中表示,这些文章是“被迫还击时”写的。他说,今年1月7日至15日,沈阳连续发文《透视扬州大学历史系学生“秦尘”的博客逻辑》等,“不仅进行人身攻击,还将我的隐私、我的资料,含姓名、班级、学院、学校、照片、年龄等有目的地散播到互联网上”,“客观上对我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烦和伤害,还将‘文革’、‘两个凡是’、‘文字狱’等词汇加到我的头上,这是一个学生所不能承受的”。

  “兔子急了也咬人,我也是无奈之下才写出某些文章反击的。”张明说。

  2006年1月,张明曾写过这样的文字:“我很直接地告诉沈阳,你今年45,我才21。你这样以大欺小,一个老网虫欺负一个网络新手,欺负小博客的行为,我不怕。互联网迟早是我们年轻人的天下。我郑重警告沈阳,请你不要再诬陷我、诽谤我,对我造谣中伤,有本事直接将我告上法庭,不要这样骚扰我。”

  当沈阳说要告他的时候,他的回应是:“沈阳说要告我,呵呵,告吧。要告我的学校、博客网,呵呵,告吧,我等着你的传票。有本事,使出浑身招数出来,找你的狐朋狗党将这件事见报纸、见媒体。让公众看看,一个45岁的老网虫攻击、诽谤一个年轻的博客的丑行,让大家看看,一个在互联网混了那么多年,没出息的老东西。”

  眼下处于漩涡中的“秦尘”,却以暂时的沉默代替了表达。本刊记者本欲通过《东方早报》记者联系张明,但是他说张明在MSN表示目前还没有接到传票,不愿出来说话。

  3月10日深夜,“秦尘”通过MSN告诉《东方早报》记者,很快就要关闭原来的博客。而当该记者问他的博客新地址时,他回答说“还没有敲定”。当该记者进一步问他为什么最近一直没有写新的内容时,他说“要出去一会儿”。这与他之前直爽的博客风格有所不同。

  而另一被告——博客网的内容总监康国平告诉沈阳:“如果你愿意跟我沟通关于博客网上与你所谓的名誉有关的信息,我可以代表博客网对这些信息进行相应的管理。”康国平在沈阳的博客上贴文章表达个人的不满,认为沈阳没有与网站充分沟通,就乱指博客网侵权,让人怀疑他起诉的目的。

  记者手记:

  “另类”的虚拟空间

  感到紧张的其实不仅是被告“秦尘”,同样还有原告沈阳。记者发现,网上已经有人倡议过去曾被沈阳抨击过的网友联合起来起诉他。尽管沈阳说,这个倡议人不了解自己和他批评过的人的网下关系,所以起哄的成分更多,但不可否认,看似自由自在的私人空间仿佛一夜之间变得剑拔弩张。

  不久前,文学评论家白烨因为受不了韩寒文章中的脏话,以及“韩迷”的跟骂而成为第一个关闭了博客的名人。电影明星因为在博客上透露同行隐私而不得不公开道歉。

  因为受不了恶评而关闭博客的普通人也很多。沈阳说,他的QQ和MSN、ICQ都“人满为患”。他承认,如果要开博客,就要有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在现实中人们习惯听奉承话,但在博客上,很多人跟帖时“不客气”。

  博客写什么?这在之前似乎不是问题,很多人在博客里与他人分享自己的生活和思想。很多博友认为,最近博客被大量用于声讨他人,暴露个人的隐私,争取点击量。

  潘石屹3月7日在《开博客一周年》的文章中写道:“当初,我认为开博客最大的好处就是没有了网络上经常见到的下流谩骂和不堪入目的语言,因为你是博客的主人,要是有你不喜欢的语言,可以随时删除;不像BBS,要删除的话还得找网管,而网管常常是忙得根本顾不过来。博客如果带给大家的是谩骂、针锋相对的争吵,再没有了理性的思考,真诚的交流,这也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了。看到博客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我心里的确有许多的疑问和不安。”

  今年1月,在北京召开的博客网战略新闻发布会发布了一组数字:2005年,全球博客数量突破1亿。在中国,这一数字达到了1600万。中国博客以极快的速度完成从边缘到主流、草根到精英、从小众到大众的扩张。越来越多的名人、明星也加入了这个行列。

  2005年11月2日,在博客的诞生地,美国国会对博客法案进行了辩论。这个法案旨在加强联邦法令对博客的约束。最终,该法案因为没有获得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三分之二的多数支持而流产。 到目前为止,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给博客立法。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06年4月上半月刊)

  相关专题:法律与生活 
(http://news.sina.com.cn/s/2006-04-20/14139673517.shtml)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标题:
  收藏此页到365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