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bending Notes

《海峡都市报》谢秋莲:串说—困境,随心所博,谁套谁

sz1961sy 发表于 2006/9/17 3:34:00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2006年09月17日03:34 海峡都市报

  N谢秋莲

  回眸本周发生的大事小事,觉得非困境一词不足以概括。从“张结海驱逐流氓外教”的个人困境到公众对审计报告的“疲劳”甚至到人类本身,都面临困境。困境其实也是机遇。在困境的死寂之中,只要努力破解,“柳暗花明”的一天就会到来。

网络之困:

  随心所博,谁套谁

  从2005年开始,博客渐渐深入人心。它的平民属性和分享属性给许多普通人提供了成名甚至成功的捷径。但人们毫无顾忌的随心所博也带来了许多是非。

  由于分不清博客和私人日记的区别,博客已成为民事侵权的“重灾区”。不少人以“马甲”做掩护,在博文和跟帖中大施粗口甚至人身攻击,从而引发大量纠纷。日前,国内首例“博客告博客”案一审宣判:北京市海淀法院认定被告张明所发布文章侵害了原告沈阳的名誉和人格权益,判令其公开道歉并赔偿沈阳公证费1010元。此案给在网络上肆意吐口水的人们敲响警钟:权利从来都是有边界的,在网络上也不会例外。但网友对博客网未被法院认定侵权表示遗憾。

  在侵权之外,博客也成为一些别有用心者的测验场。上月底,上海社科院心理学教授张结海如愿在网上掀起了一场驱逐流氓老外的大行动(一位自称来自英国的外教在其博客中记录玩弄中国女人的细节,并侮辱中国男人)。后来事态却急转直下,博客作者给美联社记者发信,称他们是5个不同国籍的男女组成的行为小组,博客写作实为行为艺术,设这个套只为测试公众态度。更让人意外的是,张结海本人近日在成为媒体追逐的中心后也表示,其发文的目的之一也是在测试公众自卑心理,这也是他的研究方向。公众在这个事件中成了被测试的“小白鼠”。有人怀疑外教博客的主人就是张结海本人。

  审计之困:

  知道,却不能影响

  9月11日,审计署公布了42个部门单位2005年度预算执行审计结果。岁岁年年花相似,“审计风暴”是刮了又刮,然而这些中央部门的预算执行情况并不见好转,被审计出来的问题似乎还在水涨船高:国家各主要部门单位,仍然在预算执行上存在诸多问题,包括发改委公款为职工购房、体育总局动用彩票资金用于炒股、教育部应缴未缴四六级考试费……审计署没有因为害怕得罪权力部门而擅自放弃自己的职守,但是,公众似乎有点疲劳,既少见对审计署的赞扬,也少见对问题单位愤怒的炮轰。有论者指出:之所以有这样的消极情绪,原因在于公众产生“知道了又能怎么样”的疑问。他们指出,要走出审丑疲劳的怪圈,必须让公众“既能知道,又可影响”。

  环保之困:

  地方“助纣为虐”

  国家领导人一再重申我国环境形势的严峻和环保工作的重要,地方领导们也不断在公开场合大谈对环保的重视。然而,触目惊心的环境事件却在各地不断发生:

  由于附近一家铅锭冶炼厂排放有毒气体和废水,甘肃徽县水阳乡新寺村目前368人被检测出血铅超标(其中171名儿童住院治疗)。9月,同样生活在严重水污染阴影中的还有湖南省岳阳县的百姓:岳阳县饮用水源新墙河日前受到砷化合物污染,造成县城8万多居民饮水困难,肇事者也是一家超标排污的企业。

  破坏环境的不止是企业。继《无极》剧组破坏云南生态被曝光并处罚后,日前楚留香传奇剧组又被曝出将我国目前保存最完整、最大的新疆唐代烽燧———大墩烽燧遗址损坏。专家说,该损坏是不可修复的,当地却仅对剧组作出了一万元的处罚。

  这些事件看似责任在企业或剧组,实则根源在当地政府。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说,徽县和岳阳事件中地方政府有关责任人应受到严厉查处。其实,地方政府岂止是不作为?他们还对这些非法企业进行“挂牌重点保护”,这是典型的“助纣为虐”了。而在剧组破坏生态和文物事件中,政府也难辞其咎———为了名气和一时的经济发展,政府和剧组愿打愿挨。如何撼动地方政府的利益团体,是我国环境治理的棘手难题。

  对于环境问题而言,没有整体考虑和长远眼光,任何破坏环境、急功近利的错误做法,必将会带来生态灾难,一个又一个“水污染”“×中毒”事件就会接踵而至。那时,人们付出的可能就不止是健康而是生命甚至群体的毁灭了。

(http://news.sina.com.cn/c/2006-09-17/033410035763s.shtml )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标题:
  收藏此页到365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