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bending Notes

域名业界纵横眼(8)okstamp与沈阳探讨二三事及答

sz1961sy 发表于 2004/2/15 21:38:00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作者: 沈阳 | 2004年02月15日21时42分 |
       【引子】2004年2月15日在国内知名的域名业界论坛---易域网(www.EachNIC.com) BBS上,网友okstamp写了一帖,题目是:“与沈阳探讨二三事”(http://www.eachnic.com/club/topic.asp?TOPIC_ID=53878&FORUM_ID=1&CAT_ID=1&Topic_Title=%D3%EB%C9%F2%D1%F4%CC%BD%CC%D6%B6%FE%C8%FD%CA%C2&Forum_Title=%D3%F2%C3%FB%2F%CD%F8%D6%B7%BE%AD%D1%E9%BD%BB%C1%F7)
         笔者觉得网友okstamp帖子提出了一些很有启发大家讨论的问题,因此也花了一些时间认真写了下面的一些回答,希望它们可以回答okstamp帖子提出的问题。
   
      〖原文〗沈阳的脑子似乎并不适合互联网这个环境,我想,如果他改行做别的专题或许会更出色。不论互联网的管理者年龄多大,互联网本身却应该是一个朝气蓬勃的事务,中国计划经济时代的传统管理理念万万不可照搬到互联网的管理上来。
就域名经济来讲,就沈阳所举的几个例子来讲,我想问一下沈记者:
   
       【答】感谢你是一个以礼相待的人,希大家用平心静气的心态讨论问题,我从98年成为迈至科代理,至今在各大注册商后台还是有代理帐户,因此亦不是以什么记者的身份参与讨论,而是以一位有五年以上域名代理(也是CNNIC之一注册商代表)身份与大家讨论。

      〖原文〗1、对于香港金融诈骗案的分析,我们应该归罪于骗子网站的域名,还是网站的内容?请注意一下骗子网站的网址,是否具有独占性,也就是说是不是网址迷惑到了所有人都会错误地进入这个网站。我想,如果新娘进错了洞房、上错了床,却怪此洞房和彼洞房太相像,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

      【答】我只是根据事实、依现有的法规(它不是CNNIC制订的)提出建议。这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提出的,而且它己递交中国人民银行、信息产业部及CNNIC,因此才贴出来,至少在行为与言论上都是符合公民的合法权益,并没有任何损害别人的目的,它是我出于公众利益的建议,是否可行,与我个人无关、也不是本人能够左右的事。

       〖原文〗2、域名市场如何管,一个“限”字了得?汉语和日耳曼语系在互联网上的最大区别就是一个必须间接表述,一个可以直接表述。这样,注定了汉语在域名中的运用就更具多样性,如果要限,我想,还真要两院院士组一个专家组,像季羡林这样的国学大师出马来对域名“对号入座”了。

      【答】我认为,如果公众对中国域名限制太多,公众必须有一些代表向制订法规的部门提出修订的建议,但是以我所知,近二年来有关的建议绝大部分都是出自一些您提到的“大师”级(学院派)专家之手,笔者有幸参加了几次研讨会(其实是代表千龙新闻网总编辑参会--他是互联网地址资源委员会委员之一),才发现此情况,因此在会上提了一些个人建议,但是觉得本人的声音太小,无业界的支持声音。这就是目前的一些事实。它提示:“参政”不是困难、而是心态与行动。

       〖原文〗3、法律能不能越俎代庖。CNNIC的条例的最大缺陷就是,拿网站内容管理的标准应用于域名的管理。我希望看到的是,域名的条例只管域名,互联网的条例管理内容,宪法和刑法作为整体保障,也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互联网的有序发展。
据个例子,若干年前我第一次上网的时候,打开了whitehouse.com,没想到白宫的网站竟然是色情内容,而直到今天,这个网站的主人成为父亲之后,出于社会责任感,决定放弃色情内容拍卖这个域名。七年了,美国政府没有办法来挽回“色情白宫”的影响,为什么?因为域名管理条例管不了人家,网站内容虽是色情,但在美国又是合法的。于是,就这样生存了下来。这一点值得我们深思。
        中国本身有着完好的互联网发展基础,为什么?因为色情、暴力、造谣等一系列被西方所谓民主国家视为“言 论 自 由”和“合法”的东西在我们国家“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的方针下可以通过刑法体系正当地铲除。所以,中国互联网的管理者们万不可把互联网孤立开来,去制定单独的、与刑法重复的条例,这样一来,不仅限制了网络的正规发展,也同样削弱了国家法律及其对于互联网的管理力度。

       【答】限制注册、严格审核,这是全球ccTLD的基本现状,gTLD的问题我不想在此作对比,因为本身就是有太多的不可比,这正如国外可以让“红灯区”成为合法经营场所,而至少中国目前还没有一个制度是让它合法一样,我读过“中外比较法律”专业课程(深圳大学),从法律的角度及国内外的案例判决上,认为您把二个不同法律体系的法律识别体系拿来举例本身便欠缺法律说服力。这是我对您以上举例的唯一回答。

       〖原文〗沈阳的域名经济观,被一个不合时宜的域名管理理念所控制着,所以,说来说去,沈阳似乎是一个不太懂经济,却又在宣扬落后管理理念的写手。
我希望每个人都能进步,当然也希望沈阳能够成为“名记”,但是,就如今的状态,沈记者还要加把劲。

       【答】在中国95%的媒体在骂CNNIC时,我是其中最微弱的一个声音在支持CNNIC,这是从2000年“中文域名”大战开始,之后是3721攻击,这些过程,我作为媒体中人,见证了不少历史,我只是站在我的角度去思考、去描写,对与错留给读者去判断,因为别人在写《IT史记》(正史),我在写Blog,中国域名业界最专业的“博客”之一,如果说我的这些文章有价值,相信不是今天可以印证的,因为Blog本质上是在写“野史”,正因为如此,作为一位从事临床技术(畜牧兽医)7年、在政府中工作4年、在国营外贸公司从事7年国际贸易工作,然后“混”进了IT(网络)正规新闻媒体又有了三个年头的人,我又何必介意别人如何判断我是如何如何的呢?

       【结论】我只想说:中国的域名业界必须正本清源,业内人士有责任积极、主动参与。本人是一位域名业界合格从业者,不必为别人的评品而迷失自已的思想与观点,这其实也是每一个人必须坚持的一点。
          感谢大家对本人的关注与评价。希望有更多的平心静气讨论出现在中国的域名业界。
          感谢网友okstamp及参与讨论的网友。

     2004.02.15. sz1961sy 写于北京家中  21:38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标题:
  收藏此页到365Key